小說巴士 > 揮灑聖光的魔帝 > 第19章 絕對掌控

第19章 絕對掌控


  以蒼狼骨王這麼多年的見識,也從未想到如此情況,骨堡之心,傳說中的存在,據說在諸神之戰前,隻有擁有骨堡之心,才能夠被稱作領主。
  然随諸神之戰,天地大變,無數領主在戰場上犧牲,無窮的骨堡之心在此隕落,最終成為珍惜的寶物。
  現今,在枯骨之地能稱之為領主的,基本上都是5階強者,而獲得骨堡之心的存在,則被稱之為上古領主!
  蒼狼骨王怎麼都未曾想過,骨堡之心會在這裡出現,并且莫格占領了如此長的時間還沒有發現。
  “完蛋了,這小子絕對沒辦法抵擋上古強者的沖擊!”
  雖然不知骨堡之心的靈魂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但3階想要阻擋5階,難度不亞于登天。
  靈魂之中,陳君淩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迫之力,宛如萬雷崩騰,整個靈魂如同撕裂般的疼痛。
  一個蒼茫悠遠的骷髅頭出現在靈魂深處,巨大的身軀遮天蔽日。
  “漬漬漬,不愧我這麼多年的等待,如此精純的暗黑之力,如此強橫的骨頭,我重新輝煌的日子不遠了。”
  說着,骷髅頭猛然張開血盆大口對着陳君淩靈魂之火就是咬了過去。
  眼看即将觸碰到的瞬間,猛然一團耀眼的白色光芒沖天而起,夾雜巨大的能量,如同烈陽,黑霧瞬間消散很大一部分。
  “疼,疼死我了,這聖光是什麼鬼,一個骷髅哪裡來的聖光!”
  歇斯底裡的怒吼,黑色能量連連後退。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不好意思,你可能走不掉了!”如同天地之間的聲音,所有聖光之力受到指引,在骷髅背後形成一道光之牢籠!
  “是誰,給我出來!”
  瘋狂的怒吼,沉澱數百年的暗黑能量在靈魂空間之中彙聚一頭又一頭洪荒野獸,仰天長嘯。
  “我,我就在你眼前,剛才不是叫嚣着吃掉我?”
  一聲嘲諷,陳君淩全身骨頭的身影在聖光之中凝聚,此刻的他那裡還有一絲一毫的暗黑能量。
  “怎麼可能!”
  這一刻暗黑骷髅頭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在崩塌,活了幾百年的時間,何曾見過從聖光之中走出來了骷髅?
  如果之前有人跟他說骷髅也能夠施展聖光,他絕對會一巴掌将他拍飛,但現在他信了,信的五體投地。
  “怎麼不可能?是不是被我如此帥氣的面容給驚到了!”
  晃動着全身的骨頭陳君淩覺得這種感覺非常的奇妙,整個天地間的聖光都仿佛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自己想要如何使用就如何始終,随手一揮,代表聖光審判的聖光團在虛空中浮現。
  “你不是亡靈族,你絕對是天使族,沒錯的,你絕對是天使族,亡靈族沒有你這樣子的,說你來我們枯骨之地有何圖謀不軌!”
  自己是不是把它給吓傻了?
  望着瘋狂亂叫的巨大骷髅,陳君淩一陣無語了,你這都要死的人了,現在還有關心種族的事情,你又不是聖人,憂國憂民。
  “喂,這位大哥,你是不是拿錯劇本了,擡頭看看,你馬上就要變成篩子了,還想着你們枯骨之地呢?”
  手一揮,猛然之間一把巨大的光劍從上往下刺了下來,從骷髅頭身上劃過,帶走一片黑屋。
  “不不,大人不要殺我,我還有用,我知道很多上古的秘密,我能夠幫你做很多的事情,千萬不要殺我!”俗稱活的越久的人越怕死。
  如果不是憑着這一股執念,他都不會生存到現在。
  “哦?”
  他說的這個陳君淩倒是非常的感興趣,上古之中擁有着太多的秘密了,如果有這麼一個仆人的話,應該是非常不錯的。
  “但是我要怎麼相信你呢,剛才如果不是我有後手的話,現在躺在地上的那個人就是我了。”
  猙獰的笑着,陳君淩身前一團聖光不停閃爍,剛才确實格外的危險,如果不是自己擁有聖光異能,還有神奇的記憶,可能就要成為最悲催的穿越者了。
  “我,我能夠告訴你骨堡之心的控制方式,擁有骨堡之心你能夠快速的發展,到時候你絕對能夠成為至強者,登頂枯骨之地鬥有可能!”
  骷髅頭用充滿誘惑的聲音說道,心中也是滿滿的自信,掌控聖光之力又怎麼樣,還不是一個頭腦簡單的骷髅,絕對會答應自己的條件的。
  可惜,他想錯了,在這個骷髅裡面隐藏着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靈魂,經曆過多少的戰鬥,陳君淩怎麼可能被這麼點簡單的手段給欺騙了。
  “可以啊,我可以讓你成為我的仆人,但是我的條件很簡單,交出你的靈魂之火。”
  什麼!
  猛的骷髅頭臉色大變,暗黑能量瘋狂的躁動,一道道暗影彈在身前凝聚。
  “哦?真以為我傻,再給你最後的機會,如果不願意的話,那麼我的聖光劍可是會無情的落下。”
  嘿嘿笑着,刹那之間,一道道聖光劍在蒼穹之中凝聚,随時都有可能落下。
  “看來我真的是載了,沒想到幽幽上古,我都能夠存活下來,今天會在這裡失敗,我希望你小子最終能夠帶我看看這個世界的頂端是什麼樣的。”
  沒有了嬉皮笑臉,骷髅頭的聲音是如此的憔悴,血紅色光芒閃爍,一團精純的能量從頭頂的位置飛出來,緩緩進入到陳君淩的靈魂之火當中。
  刹那間,陳君淩感受到自己的腦海之中再次多了很多記憶出來,有無邊無際的骷髅戰場,也有無數蹦騰的洪荒野獸,還有諸神之戰,那無法抵擋的偉力!
  “莫裡斯,這就是你的名字嗎?原來你也是一個膽小鬼。”
  了解了莫裡斯的生平往事,陳君淩終于知道他為何能生存下來,就是一路苟着。
  “偉大的莫裡斯才不是膽小鬼,我這是積蓄力量,等着東山再起。”。
  如同被抓住尾巴的貓,頓時大聲的叫喚着,然而因為靈魂剛剛被分割出去一部分,莫裡斯的身體虛弱到不行,仿佛随時都有可能消散。
  “行了,好好調養,我馬上給你準備好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