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巴士 > 慈悲的毒師 > 第一章為汝可劫天殿

第一章為汝可劫天殿


  正如今日所見,青蓦峰從上至下一陣紫煙而至,竟将天囚殿的護殿結界沖了一個大窟窿。
  前來查看的十數護殿士隻見眼前一花,紫霧從身前略過,各個表口吐白沫,身體抽搐失去反抗之力!
  紫霧之中似有一藍衣青年,身上衣服破爛,破爛之處的身體傷痕累累,紫色的瞳眸默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右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那有些邪魅的弧度,就這樣紫霧大搖大擺從正門而入,朝着天囚殿地之分殿略去!
  “紫煙莫入天地間,阻我之人欲殺還!”
  地之分殿内,燈火昏暗,不時聽見有老鼠發出吱吱的亂叫聲,李沫軒走入分殿,囚市内一尊尊的囚犯,讓他他心裡一寒,被斷手腳筋,被砍左右臂,被去雙目瞳,這慘不忍睹的景象無疑讓他加快了不少。
  他注視囚役的容貌,飛快的朝着地分殿的深處沖去。
  “不是,這也不是!”李沫軒瞻望着每一個囚役,終于在深處的處角落他停下了腳步!
  他終見到自己夢中的那個女孩,那個天真爛漫,卻又敢于和命運抗争不願服輸的女孩,她曾經的她是那樣的溫柔,笑起來又是那樣的溫暖舒适。
  但此刻在這間囚室之中的女孩身體消瘦,臉色慘白,原本那青烏色的黑發也失去了以往的光澤!牢房之中冰與火的能量包裹着她的身體,在不停地來回轉化,女孩那無力地.痛苦地表情讓他的心都要碎了!
  “涵芝,我來了!”李沫軒原本有着散去的能量又不斷凝聚在他的身上,就當他欲沖擊那層結界的時候,六道青色能量從多種角度朝他沖切射過來,李沫軒一看不妙以詭異的角度扭動身體進行閃躲,饒是這樣,身子多處也都受到輕微的擦傷!
  “江湖上唯一一位獨霸江湖的毒俠果然名不虛傳,看樣雲涵芝的眼光還是挺獨到的嘛”七個青色身影将李沫軒包圍了起來!
  “早就聽聞天囚殿的地分殿使,玄真七修士,又稱玄七道人,修法奇特,乃是仁義豪俠!誰知隻是徒有虛名行偷襲之事的七個卑鄙小人!”李沫軒換了換身形,站直了身體。身體的多處擦傷傳來了絲絲麻痹的感覺。
  “見何敵用何法而已,對付你等邪魔毒客難不成還一對一的比武過招”七人中的一人說道。
  “玄六别跟他多做口舌,速度滅敵!”其中一人直接又運轉功法,準備将李沫軒擊殺與此!
  “那就得罪了!”李沫軒氣息暴漲,身體之中的紫色氣瘴直接凝實行成紫色铠甲,右手之處一柄細劍召喚而出,便是直接朝其中一位青光老者沖殺過去。
  七位青色老者此時并未慌張,動作一緻,大量的青色能量同時朝紫影會聚。爆炸的轟鳴聲響徹整座地之殿!
  “玄階玄技,青木藤!”七位老者心中暗呵,出招基本一緻,無數的青色樹藤如麻繩一般向李沫軒手腳捆去。
  李沫軒閃打騰挪間手中細長柔劍一暗,數隻暗黑色能量的毒蛇噴湧而出,“玄階毒技,影蛇武!”
  青與紫色光影來回亂串。一時間打的難解難分。
  “不行,不能被拖住,涵芝還等着我!”李沫軒以打定主意,心中一橫!
  “地階毒技,天毒亂!”李沫軒在一瞬之間尋得空擋硬吃七人的玄技,終是心念一動發出最強一擊,玄七道人此時正在攻擊李沫軒,但随七人腳下黑色能量如同七張貪婪的大嘴一般,直接一口将七人吞沒後爆散出去,玄七道人們皆是口吐鮮血,黑紫之氣也直接腐蝕了他們的青木铠甲附着全身,暈厥過去,而那破散出去的能量過間将周圍的幾間牢門的屏障震破!
  李沫軒硬吃七人傷害也是一口鮮血噴出,身上的紫色铠甲也被擊的粉碎,身上的血液滴滴答答的滲出将藍色布衣透成紫色,為尋找七擊敗人的機會,生死相博,這便是李沫軒。
  但他管不了許多了,他身形略到佳人身邊,緩緩的抱起,感受着她微弱的氣息,他那堅毅冰冷的眼神中釋放出了纏纏的溫柔。
  “涵芝,抱歉,我來晚了!”随後就這樣抱着佳人離開了!
  在李沫軒轉身離開不久,七玄道人中的玄一睜開了雙眼,他望向自己其他六人那紫青沒有氣息的身體,他的身體開始憤怒的顫抖,他七人從小相識,又都練同一玄功,早已親如兄弟,憤怒的情緒讓他殘破的身體開始顫抖。
  “李沫軒,你遲早要給我們陪葬!”他瘋狂的笑了起來,右手一股能量會聚直沖屋頂爆炸開來,身體一扭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天囚殿及各分殿殿使不得離殿,這是大陸人皆知之事!這給了李沫軒喘息的機會!
  李沫軒擡頭望天空中爆裂來來的能量心知不妙,他的紫色毒瘴斬殺一衆侍衛後朝着青蓦峰略去!
  ……
  青蓦峰上,前方無數的毒蟲猛獸,後方亦是被捅了馬蜂窩如同傾巢出動的黃蜂一般的修士,撞的李沫軒頭破血流,但他沒有停止腳步,他看了一眼懷中的女孩,哪怕和她多帶一個刻,便是值得!
  而此時他已經奔波了數日,懷中的女孩也不知何時睜開了那沉重的雙眼!
  她看着那青年,感受着那懷中的溫暖,自己身上那白色的球服也已經不止何時染成了暗紅色。
  “沫軒,你還是來了!”女孩注視着眼前的
  女孩發出十分輕微的聲音!
  李沫軒聽見那微弱的聲音一下子愣住了,他看向懷中的女孩那雙大眼睛,還有那勉強支撐出的微笑。
  “嗯!”李沫軒隻是嗯了一聲!
  但抱起雲涵芝的那雙如鋼鐵,堅岩般的手臂似乎放松了一些,似乎是一塊心中巨石落地的感覺。
  “我記得第一次見你,你那麼兇,還說我隻是一顆棋子籌碼,上一次你拼死也不肯放下我,這是次你又拼死救回我,為什麼!哪有你這樣對待一個無用的棋子的!”女孩的眼睛有些紅潤。
  “可我也沒見過哪個棋子居然傻乎乎的跑過去頂着我的罪孽甘心一死的棋子,還說什麼自己是毒俠女…你為什麼那麼…”李沫軒此刻還是不住的奔跑,他的情緒有些激動,幽蘭的瞳孔中透出一絲猩紅!
  “因為你是第一個肯為我流血流淚的男人!”雲涵芝說話有些艱難,但是語氣中透露着堅決的意味!
  “傻瓜,毒師怎麼可能有眼淚,毒師隻有血,隻有生和死!”李沫軒看着懷中的少女神色有些默然。。
  “嘿嘿。咳咳……哭這種情感是不由人的!”雲涵芝此刻竟然笑了起來,李沫軒最喜歡她的笑了是那樣的爛漫那那樣的自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