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巴士 > 獨寵嬌妻:顧少寵妻太霸道 > 第八百四十二章可是連他自己都不承認呢

第八百四十二章可是連他自己都不承認呢

病床被推出來,床上的人兒面色煞白,就像沒有生命力一樣,看起來十分脆弱。顧肅跟在後面一言不發,直到推進了另一個病房。
  
  深夜,病房裡的燈已經關了,窗外皎潔的月光撒了下來,撒在倚在窗前的人的背上,鍍上一層銀色的光芒。
  
  那個人抄着手,沒有其他動作,連呼吸都很輕,隻是一雙深邃入淵的眼睛一直盯着某個方向,具體來說是盯着床上那個還未醒來的人。
  
  他的神情專注,好像整個世界就隻有那個人入了他的眼,腦海裡盤旋的滿滿都是她的身影。
  
  不知過了多久床上的人手動了動,雖是黑夜,但憑借着月光,這個細微的動作還是沒有逃過顧肅的眼睛,他的臉上浮現一絲喜悅。
  
  輕執起她的手,将手掌貼近自己的臉頰,溫柔的話語中帶着無邊的眷戀“還好……你平安了!”
  
  否則,他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随她而且。
  
  不過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還好,你平安了。
  
  晨曦微露,錢子墨擡起重重的眼皮又閉上,不知道自己是睡了多久,全身都泛酸。
  
  等緩了神再睜開眼,看了看周圍不熟悉的環境,竟不知道自己在哪兒,頭有些痛,感覺腦袋裡面是一陣空蕩蕩。
  
  旁邊,坐着一個男人,她想細細打量,可現在躺着隻能看見側臉,菱角分明,劍眉飛揚,眯着的眼看不見眸子,長而濃密的睫毛微卷。
  
  可是,這個人是誰?她的腦海竟無關于他的任何記憶。
  
  似乎是察覺到了那強烈的帶着探究的視線,顧肅在沒有預示的情況下睜開眼,下一秒,兩人的視線直接撞上。
  
  “子墨,你醒了。”他的聲音裡似乎有喜悅,還有一絲小心翼翼。
  
  子墨?他是在叫自己嗎?錢子墨心裡有點糾結,她好像是遇上了什麼狗血的事,就像現在……
  
  “如果我告訴你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你千萬不要害怕。”女人的聲音還有些低弱,剛剛動了手術的身體還沒有複原,臉色都略顯蒼白。
  
  顧肅倒是不知道她一醒來會冒出這樣一句話,難道是夢見什麼不好的事情了?如此想來,心裡更添一分疼惜,連帶整個人都溫柔了。
  
  這人聲音溫柔,還對她笑,想來應該是很好的朋友,錢子墨是這樣以為的,于是很大膽的告訴他“我好像遇到了很狗血的事情,比如說……”
  
  “嗯?”顧肅的神情未變。
  
  “比如說,我好像失憶了。”
  
  顧肅突然瞪大了眼,可她似乎未瞧見他的變化,還接着道“什麼都想不起來的樣子。”
  
  整個屋子的溫度好像一下子下降了,隻見那如刀削般精緻的臉龐透着冷峻,黑色的瞳眸冷冽而深沉,薄薄的唇輕輕開啟“你說,什麼?”
  
  他好想聽見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突然其來的變化讓錢子墨的心惶恐一驚,有些害怕的往被子裡躲了躲,畢竟是毫無記憶的人,這一切對她來說都是沒有安全感感且陌生的。
  
  她的動作刺傷了顧肅的眼,如果真的是失憶,那這算是怕他嗎?錢子墨再次失憶?不,這并不是他想要的。
  
  高智商的人腦袋轉的比較快,顧肅很快将她的話給消化,就算有再大的疑惑他也是放在心裡,不會表露出來。
  
  于是乎又變回來溫和的樣子,似乎剛剛冷峻隻是錯覺。
  
  “子墨,真的想不起來嗎?”
  
  “嗯!”她點點頭,想要從床上坐起。
  
  顧肅體貼的攬着她的背,給她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床邊。
  
  “那麼你是我朋友嗎?”她睜大了眼睛望着他,小小的瞳孔裡倒映着他的身影。
  
  面對懵懂的錢子墨,顧肅卻在她疑惑的目光中微笑着搖頭“不是。”
  
  “啊?”不是?不是朋友怎麼會對她這麼好,雖然她不記得人,但也能感覺到他對她的善意。
  
  “你說,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不是朋友,該是什麼呢?”說這話時,他的嘴角微微上揚,隽秀的臉龐别有意味。
  
  錢子墨歪着腦袋想了想,在某人期盼的目光中說出自己的猜測,”我們是,兄妹?”
  
  ……顧肅的臉立刻垮了下來,錢子墨見他神情突變,估摸着自己猜錯了,于是又開口“難道是顧人?”
  
  顧肅的嘴角抽了抽,他算看出來了,這丫頭故意的吧,收到他威脅的視線,錢子墨眨眨眼掩蓋心裡的心虛,好吧她是故意的。
  
  “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摸清了她這點小心思,顧肅的臉上又挂起笑容,這是這個笑有點逼迫的意味,仿佛在說如果你不回答正确就會死的很慘的樣子。
  
  其實她還想到一個答案,在某人審視的目光中試探性的喊了一聲“老公?”
  
  女人的聲音還帶着股虛弱,隻是門外的蘇夜辰卻聽的清清楚楚,沒想到聽見她親口叫另一個男人,他的心,還是很痛的。
  
  低頭看着手中提着的白色保溫壺,那是他特意去買的新的飯盒,還很早起來煮了一鍋粥,就是希望在她醒來的第一時間吃到他親手做的營養物。
  
  隻是現在想來,他又有什麼理由去照顧他。朋友嗎?可是連他自己都不承認呢。
  
  門口外面的蘇夜辰心裡像是打翻了五味雜陳,可病房裡的顧肅心裡卻如灌了蜜糖,甜的發膩。
  
  沒想到失憶還能讨到這份福利,至少她現在身體沒問題,那麼其他都可以慢慢來,不着急。
  
  錢子墨觀察着他的表情,看他一副滿足的樣子,估摸着自己喊對了,好吧她現在需要時間消化消化,于是清清嗓子“老公,我餓了,你可以幫我買點吃的嗎?”
  
  本來失憶了就有點底氣不足,再加上身體虛弱,這軟聲軟氣的叫的顧肅心都化了,二話不說就接下了這個任務,臨走前還叮囑她好好休息。
  
  錢子墨靠在床頭半眠,哪隻兩個小家夥擠了進來,甜甜的喊着“媽媽。”
  
  “子墨阿姨。”
  
  假寐的錢子墨猛的睜開眼,兩個精緻可愛的小娃娃不知何時出現在她的眼前。
  
  看到錢子墨的遲疑,錢宸逸以為她沒聽清,于是又喊了一遍,”媽媽。”